当前位置:4218国学红楼梦中王熙凤为何会讽刺邢夫人?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
红楼梦中王熙凤为何会讽刺邢夫人?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
2022-09-13

鸳鸯拒婚,是《红楼梦》众多情节之中的一个。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,接下来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,给大家一个参考。

贾赦突然派邢夫人找王熙凤商议,要求贾母的大丫头鸳鸯为妾。这件事王熙凤当场表示反对。按说她作为儿媳妇不应该对公公说三道四。但凤姐却直言贾赦不应该讨鸳鸯的几点,说得邢夫人也无话可说。

一,贾母离不开鸳鸯。

(第四十六回)凤姐儿听了,忙道:“依我说,竟别碰这个钉子去。老太太离了鸳鸯,饭也吃不下去的,那里就舍得了?”

鸳鸯是贾母最得力的丫头,一应大小事都离不开。儿女固然孝顺,却不能每时每刻陪伴。鸳鸯贴身照顾,是替儿女尽孝。

如今贾赦讨鸳鸯事小,但给贾母换谁照顾?鸳鸯的存在无可替代,换了别人也不如意。强要鸳鸯就是“不孝”!

二,贾赦不该再“好色”。

(第四十六回)王熙凤道:“况且平日说起闲话来,老太太常说,老爷如今上了年纪,作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,没得耽误了人家。放着身子不保养,官儿也不好生作去,成日家和小老婆喝酒。太太听这话,很喜欢老爷呢?这会子回避还恐回避不及,倒拿草棍儿戳老虎的鼻子眼儿去了!”

王熙凤借贾母的话,表达对公公贾赦“好色”的不认同。

贾赦年纪已经五十多岁,还一个个小老婆不停地放在房中。一味好色不保养身体不说。世袭一等爵的“官儿”也不好好做,整天在家花天酒地。

贾母认为贾赦耽误了人家年轻的女儿,也是王熙凤的看法。她借贾母的话告诉邢夫人,就是让她放弃,不要自讨没趣。

三,邢夫人有责任规劝贾赦。

(第四十六回)王熙凤道:“太太别闹,我是不敢去的。明放着不中用,而且反招出没意思来。老爷如今上了年纪,行事不妥,太太该劝才是。比不得年轻,做这些事无碍。如今兄弟、侄儿、儿子、孙子一大群,还这么闹起来,怎样见人呢?”

王熙凤说了贾母的意思,她也从邢夫人的角度给了规劝。认为邢夫人应该有义务规劝贾赦不要倒行逆施。

“妻贤夫祸少”,贾赦偌大年纪,为了自身和家庭,邢夫人也不应该再对他言听计从。真要贾赦有了问题,邢夫人也无法自保。

王熙凤更是直接言明:我是不敢去的。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是为不智。去了也白搭。

王熙凤的话有理有据,替邢夫人分析了利弊。站在儿媳妇晚辈的立场,说话也是大胆了,更给了婆婆最中肯的意见。

邢夫人如果采纳凤姐的意见,也就不会有后来一系列的没意思。

奈何邢夫人不听,反而讲了一通自认为贾母应该给出鸳鸯的道理。

邢夫人“秉性愚犟”,她从自己的角度思考问题,当然就认为贾母没有什么不能给,却忘了贾母不是她。

邢夫人不听劝,王熙凤仁至义尽,对这个婆婆也无话可说。既然她做了该做的,也就罢了。

而且,凤姐认为鸳鸯是个“可恶的”,就是心中有主意,有想法。贾母放着这样一个优秀的大丫头,未保日后不会有赐给孙子的想法。贾宝玉那里已经有了袭人和晴雯,留下鸳鸯能给的也只有贾琏。

王熙凤对鸳鸯多有不放心,前次螃蟹宴时,还借着玩笑说:“你和我少作怪。你知道你琏二爷爱上了你,要和老太太讨了你做小老婆呢。”

凤姐固然开玩笑,倒也不是无的放矢,更是她心里的担心。如今贾赦派邢夫人讨鸳鸯,倒也替她解决了一个难题。

见邢夫人不听话,她也顺势话锋一转,与邢夫人商量了去试探一下鸳鸯口风,鸳鸯愿意最好,不愿意也不至于闹到贾母那里难堪不好收拾。

王熙凤笃定这件事不成,提议邢夫人先去贾母那里。她随后跟去,避免贾母怀疑。

这段故事有一个插曲,王熙凤说“舅母那边送来两笼子鹌鹑”要做了给邢夫人用饭。又说邢夫人的车“拔了缝子在维修”。

两件小事,都是暗示邢夫人“过于从夫”。首先“舅母”不是指王子腾夫人,否则凤姐应该叫婶子。“舅母”极可能是贾琏的舅母,代表贾琏生母。

作者借贾琏生母,贾赦原配夫人对比邢夫人不称职,行事作为像鹌鹑一样畏缩。俗语中,鹌鹑就是形容人胆小、懦弱。

而“车拔了缝子”也是不良于行的意思。家有邢夫人这样的妻子,非福是祸。

这边邢夫人跟了王熙凤过来,就去了贾母那里。王熙凤回家马上派了平儿出去。平儿是她得力臂膀,又是贾琏通房丫头,与其他丫头的身份还不同。她若在家反倒不好,容易臊了邢夫人。

果然邢夫人很快铩羽而归,派了鸳鸯嫂子去说相,也被骂得灰头土脸回来。

尤其当鸳鸯嫂子说平儿也与鸳鸯在一起时,凤姐当时的表现堪称经典。

(第四十六回)凤姐儿忙道:“你不该拿嘴巴子打他回来?我一出了门,他就逛去了;回家来连一个影儿也摸不着他!他必定也帮着说什么呢!”凤姐便命人去:“快打了他来,告诉他我来家了,太太也在这里,请他来帮个忙儿。”丰儿忙上来回道:“林姑娘打发了人下请字请了三四次,他才去了。奶奶一进门我就叫他去的。林姑娘说:‘告诉你奶奶,我烦他有事呢。’”凤姐儿听了方罢,故意的还说:“天天烦他,有些什么事!”

王熙凤见风使舵的本领如火纯青,整件事都是她在把控着方向。平儿被鸳鸯嫂子告发这件事属于小意外。王熙凤却毫不慌张,直接做戏遮掩。

这里要着重说两点。第一,丰儿的反应特别快,替平儿与王熙凤打配合一丝不乱,也是个厉害丫头。能在王熙凤手底下长久的,果然是不同。

第二,丰儿用林黛玉给平儿打圆场,王熙凤嘴里胡乱抱怨了几句。突出林黛玉在贾家的特殊立场。

别人找平儿,邢夫人一定不乐意。林黛玉这外甥女她也没办法。

但是此事也说明林黛玉在贾府替人背后背锅的事不少。有些她知道,有些不知道。误会之事更多。

比如当初薛宝钗偷听时的金蝉脱壳。

比如贾宝玉说“林姑娘何时说过这些混账话”

比如这次替平儿脱身。

王熙凤在贾赦讨鸳鸯这件事上没有讲选择。她的身份也决定不可能起到作用。但她朝令夕改见风使舵,其实也说明她唯利是图的秉性。只做符合自身利益的行为,不管他人如何。

然而,王熙凤想不到的是,整件事固然是鸳鸯的悲剧,何尝不是针对她的一次有计划的预谋。

从她生日贾琏偷情鲍二家的,大闹一场让她得了贾母评价“吃醋”,到这里邢夫人身体力行践行什么叫女人的“三从四德”。贾赦、贾琏这对父子,明显在对王熙凤的“妒忌”影响嫡长房子嗣问题作出反应。

贾赦讨鸳鸯看似“好色”,实则不是非要不可。却赶在王熙凤生日大闹之后不久出现,并让邢夫人找儿媳妇商议,原因也很简单。

一,让王熙凤看看邢夫人怎么样对待丈夫纳妾。

二,让贾母继续关注嫡长孙贾琏的纳妾生子问题。

三,表达对母亲贾母和儿媳妇王熙凤的不满之情。

邢夫人的人品不怎么样。但女人的“三从四德”她却做得比王熙凤更好。荣国府嫡长房的核心问题在“无子”。王熙凤生不出来儿子,是她的最大危机。

按说贾赦的作为应该让她警惕。然而她却义正言辞觉得贾赦不好。正是当局者迷了。

在此之前,不过是贾琏一人对王熙凤的情绪,现在贾赦也出手,就看贾母如何表态。事实上,贾母的态度直接影响了此后的一系列事态走向,以及王熙凤的命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