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4218国学红楼梦中刘姥姥二进大观园,王熙凤因何事给她道歉?
红楼梦中刘姥姥二进大观园,王熙凤因何事给她道歉?
2022-09-13

刘姥姥,是曹雪芹所著中国古典文学名著《红楼梦》中人物。下面就一起来看看趣历史小编带来的文章。

在《红楼梦》前80回中,刘姥姥一共来过两次荣国府,第一次是第6回“刘姥姥一进荣国府”,彼时家中生计艰难,故刘姥姥怀着借钱的目的来荣国府“打秋风”,是王熙凤招待的她,此回两人只是匆匆一见,事罢即散。

而到了第39回“刘姥姥进大观园”,因前番荣国府相赠二十两银子(第6回),刘姥姥便将自家地里的新鲜瓜菜摘了一大车,送与荣国府,以表礼尚往来之意,也因为这个契机,刘姥姥得到了贾母的接见,进而在荣国府多住了几天,有名的“刘姥姥进大观园”的情节就发生在这一回。

而在大观园游览期间,刘姥姥处处表现出超高的情商,她自知自己的作用是给贾府老太太、太太以及小姐们取乐的,所以处处搞笑,时时幽默。

比如大观园宴席刚开宴,刘姥姥无厘头地站起来,大喊:“老刘老刘,食量大似牛,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”;一会儿又被插了满头的花,活像个妖精,却还笑呵呵称:“我年轻时也爱风流,爱个花儿、粉儿的,今儿老风流才好”......

书中展现刘姥姥幽默的情节不胜枚举,且已有前人多次分析,此处便不赘述,笔者想要分析一个被很多读者忽视的重点,那就是刘姥姥的情商——她看似被当做贵族人家取乐的工具,但却能准确把握其中分寸,让自己不致于沦为一个物件!

笔者仅举一例,且看《红楼梦》第40回“史太君两宴大观园,金鸳鸯三宣牙牌令”,彼时贾母等人在秋爽斋用饭,吃完后便去探春卧室中说闲话。王熙凤、李纨两个媳妇,这才有了吃饭的时间,期间刘姥姥见了说了这么一句话:

刘姥姥看着李纨与凤姐儿对坐着吃饭,叹道:“别的罢了,我只爱你们家这行事。怪道说‘礼出大家’。”凤姐儿忙笑道:“你可别多心,才刚不过大家取笑儿。”一言未了,鸳鸯也进来笑道:“姥姥别恼!我给你老人家赔个不是。”刘姥姥笑道:“姑娘说哪里话?咱们哄着老太太开个心儿,可有什么恼的。你先嘱咐我,我就明白了。不过大家取个笑儿;我要是心里恼,就不说了。”——第40回

这一段对话格外重要,先品刘姥姥的那句“别的罢了,我只爱你们家这行事”,这就将刘姥姥从一个“糊涂人”转变为明白人,此话言外之意便是:荣国府的奢华、物质上的富有还是其次,主要是有规矩、有礼数,这是贵族之家和暴发户的区别。

站在王熙凤、鸳鸯的角度,如果刘姥姥没有说这句话,那她们很有可能真的单纯只是拿刘姥姥当一个取乐的“女篾片相公”,拿她当一个糊涂人,以为刚才的搞笑全都是刘姥姥的真实反应。

刘姥姥此话一出,会有一个立竿见影的作用,就是让凤姐、鸳鸯立刻明了刚才的一切都是刘姥姥有意配合,人家压根不是个糊涂人,从而在心理上对刘姥姥有一个重新的认识。

事实上,王熙凤、鸳鸯这两个聪明人刚听完刘姥姥的话,就明白了这一切,所以才有了后来的道歉。王熙凤劝刘姥姥“别多心,才刚不过大家取笑儿”,鸳鸯也赶忙跑过来解释“姥姥别恼,我给你老人家赔个不是”。

而接下来刘姥姥的话才是经典,面对凤姐、鸳鸯的道歉,刘姥姥回了一句:姑娘说哪?咱们哄着老太太开个心儿,可有什么恼的。你先嘱咐我,我就明白了,不过大家取个笑儿,恼,也就不说了。

刘姥姥这番话看似平平无奇,实则大有藏掖,因为她老人家字里行间透露出一个意思:咱们一起合作,哄老太太高兴。

这个信息非常关键,因为它从根本上让刘姥姥摆脱了“搞笑工具人”的立场,而将王熙凤、鸳鸯、刘姥姥三人设置到了同一个立场——咱们都是哄老太太开心,咱们是一伙儿的。

也就是说,刘姥姥在不知不觉中,树立起了自己的尊严。她不再是单独的“女篾片相公”——一个被贵族人家用来搞笑的“工具人”,而是有自己尊严的客人,只不过我这个客人和王熙凤这个主子合作,一起演了个小品逗贾府众人开心而已。

毫无疑问,刘姥姥的这番话大大改变了她在王熙凤、鸳鸯等人心中的份量,她们心理上不再拿刘姥姥当一个傻乎乎的村妇——人家啥都清楚,只是有意帮着配合而已。

尤其是王熙凤,经过此事后她对刘姥姥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,甚至到了第42回,刘姥姥即将离开贾府之前,王熙凤想借借刘姥姥的寿,压压邪祟,请求刘姥姥给女儿起名,这才有了贾巧这个名字。

从王熙凤这个行为便可看出,她对刘姥姥的态度俨然已经不是“一进荣国府”时的居高临下,多了几分谦逊,多了几分尊重,而这皆是刘姥姥用自己的情商争取来的。